廉政建設
廉政建設
團青風采
廉政建設
首頁 > 廉政建設 >
防微杜漸而禁于未然——反腐倡廉教育專題二

        貪官綽號留笑柄

    翻開古代典籍,除了清正廉潔的官員留下了一些“雅號”外,一些貪官、庸官也留下了或令人發指或令人不齒的“綽號”。這些“綽號”穿越歷史的煙云,成為典籍中的笑柄,讀來令人深思。

   “四盡太守”。南朝梁時,魚泓做過南譙、竟陵、新興、永寧等地太守。他經常對人說:“我當一郡太守,要搞它個四?。核杏閾肪?,山中麋鹿盡,田中米谷盡,村里百姓盡。”百姓惡其貪,稱其為“四盡太守”。

   “十錢主簿”。北魏時期,元慶智做太尉主簿,事情無論大小,總要先有賄賂,然后才處理,連十來個錢都收,被稱為“十錢主簿”。

   “金牛御史”。唐朝時,有個侍御史名叫嚴升期,他特別愛吃牛肉,巡察時所到州縣烹宰的牛極多。他同時又是一個貪官,問題不論大小,只要交納金銀,就一概不予追究。所以,他所到之處,金銀價格暴漲。時人譏諷其為“金牛御史”。

   “白兔御史”。唐朝時,御史王弘義曾向瓜農要瓜吃,遭到拒絕。王弘義便稱瓜園中有白兔,叫縣吏派人捕捉,于是瓜秧盡被踩爛。百姓憤而呼其“白兔御史”。

   “三旨相公”。宋神宗時,宰相王圭在位16年,尸位素餐,從無建樹,上殿面君,曰“取圣旨”;聽取皇帝指示后,曰“領圣旨”;回到衙門后,對秉事者曰“已得圣旨”。時人謂其“三旨相公”,以譏諷其失職。

   “六如給事”。北宋欽宗時,金兵包圍汴梁。李鄴出使金軍大營,回城后盛贊金兵:“人如虎,馬如龍,上山如猿,入水如獺,其勢如泰山,中國如累卵。”他被百姓罵為“六如給事”。

   “帶汁諸葛亮”。南宋寧宗開禧年間,宋軍北伐失敗,金軍反攻,揚州守將郭倪棄城而逃。此人自負多謀,一向以“諸葛亮”自居,曾造木牛流馬以效諸葛。兵敗后,他傷心流淚。時人嘲笑他為“帶汁諸葛亮”(“汁”指眼淚)。

   “李草鞋”。南宋寧宗時,李汝翼任九江元帥,貪欲十足,連營中最窮的士兵也不放過,規定他們每天交一雙草鞋。士兵們私下稱其為“李草鞋”。

   “浪子宰相”。宋徽宗時,宰相李邦彥“游縱無儉”,行為放蕩,好作淫詞艷曲,位居宰輔而不理政事,只知享樂,自稱“賞盡天下花,踢盡天下球,做盡天下官”。時人呼其“浪子宰相”。

   “四姓奴”。明代李魯生、李蕃見風使舵,不斷改換門庭,先后投靠當奴的魏廣微、馮銓、崔呈秀、魏忠賢,為一個個新主子奔走呼號,對老主子落井下石,時號兩人“四姓奴”。

   “鳥巡撫”。明末崇禎時,右僉都御史、湖廣巡撫宋一鶴善于討好上官。到任后照例要持名貼參見上司。他得知上司楊嗣昌的父親大名為鶴,便在名帖上把自己的署名改做“一鳥”,以示避諱,表示對楊嗣昌父子的尊敬。殊不知這一改卻落下“鳥巡撫”的綽號,傳笑四方。政敵抓住這件事上疏攻擊他,弄得他只好辭官不做。

   “老慶記公司”。清朝末年的慶親王奕劻是一位卓越的“烏紗經營”的“成功人士”。奕劻當時權傾朝野,不少豪門子弟、富商大賈為了弄頂烏紗戴戴,都投到他的門下;一些中下層官員為了得到肥缺或更大的烏紗,也紛紛奔走于慶親王府?!肚燁淄跬獯煩疲?ldquo;彼之邸第在皇城外之北,北京大小官員,無一不奔走于其門者,蓋即中國所云‘其門如市’也。”凡是到奕劻門下求官者,自然要獻上大筆銀兩,其中楊士驤的山東巡撫一職,出10萬兩銀子買得,袁世凱、徐世昌等人也都是花重金買得更大的烏紗才得掌大權的。有一次郵傳部尚書一職空缺,奕劻便放出口風,說此缺當售銀30萬兩。后來盛宣懷提出要買,奕劻知道他做官擼了不少銀子,便想榨他一把,說“別人30萬可以,你就非60萬兩不可。”后來盛宣懷托人說情侃價,才以30萬買下這頂烏紗,但奕劻要求“須交現金,不收他物”。沒幾年,奕劻靠買官所得便達萬萬兩。由于奕劻烏紗生意異?;鴇?,故而贏得了“老慶記公司”的稱號。

——摘自《經典雜文》第5期

版權所有 Copyright© 2018 中建二局第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 
        豫ICP備12018086號(豫ICP備12018086號-1)